曌先生。(๑•̀ᄇ•́)و ✧ 张嘴,吃药
等我一年,江湖再见
 

梅长苏阴间笔记十七章被和谐了?
该怎么办

 

初十开学,初十一考试,真的朕不造怎么活了

阿苏,欠你的坑我会努力填的。。。

假期一诺,考完必践

 

我想写靖苏的哨向文。
然鹅又想起堆积如山的坑。
ㄟ(▔ ,▔)ㄏ那就想想吧。

皇上是总塔领袖,快退休了?
林乐瑶是皇上的向导,扑街了。
什么皇后啊越贵妃什么的是他后配的临时向导。
静妃,静妃!是皇上登记的媳妇~
景琰是东海分塔的首席,次席是列战英。
在赤焰塔出事情之前,小殊是赤羽营最6的向导。
呃,景琰小殊没结合纯洁的男男关系!
后来苏哥哥回来了,皇上让他去管金陵塔的向导。
景琰正好在金陵休假,顺便看了看。
我苏训话“你们是向导,是独立的人!
除了精神力以外你们还有脑子!”
然后随手一指景琰,“哨兵没脑子,你们就没有吗!”
尴尬了。
。。。。。。

有空写吧唉。
先记个脑洞。

 

我还记得去年看曲大大的《一生》里有一章是歌歌跟凯凯说明年一起过年,当时抱着平板放空了好半天,今年终于真的一起过年了,想哭。
去他妈的兄弟情,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嘤嘤嘤

 

西风满天雪 ①

Ⅰ.林殊无人
________
这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大概是燕武华王七年的九月初?啊呀,胜利者不会在意从前屈辱的败落的,没什么要紧的。只是想说故事发生在一个冷的要命的秋天,从一个一直受冷落的梁国质子身上开始 。

他姓萧,毕竟还是皇子嘛,叫作萧景琰。

他才九岁,本来是供一个孩子肆意妄为,撒娇任性的年纪,可他却要作为梁国大败的牺牲品之一去燕国当质子。

荒凉的燕国边境上驶来一辆半新的马车,后面是血红的落日。

萧景琰坐在车厢里,撩开摆设一样的帘子向外面看去。崎岖的荒地,呼啸的携着沙石的风都昭示着这燕国在地利上毫不占便宜。地上偶有几株羸弱纤细的杂草冒出,又被冷风逼着歪倒在地上。

倒下,挺起,又被吹...

 

微芒

迷之脑洞,感觉能读出好多结局。

__正文__

昨夜刚下过雨,天干净的像是被洗过一般。云也没有一朵,那天空仿佛离人世间更遥远了。

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槐树,另一棵还是槐树,两者都是上年岁的老树,枝丫上还系着招鬼的风铃。树下厚厚的铺了一层落叶和羸弱的落蕊,看来昨夜的雨威风得很。

屋子里传来细微的咳嗽声,接着是衣服摩擦的响声。半晌后才传来内堂大门打开的声音。一个看不出年岁的男人走了出来,容貌虽然年轻,但眼睛里是积年的麻木和冷漠。

屋子里窜出一只黑底白章的猫,平白给这个坟墓一样的地方填了许多活气。男人僵硬的蹲下来,阴风苦雨让他的腰不受控制,他伸手在猫头上揉了揉,温柔道,“我们飞流今天要乖哦...

 

天作两爿② (原名阴晴。太智障了让朕改掉了)(东京喰种世界观)

●周更改为争取周更。
__正文__
“黎舵主!”言豫津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环顾四周,“你别告诉我苏兄也在这里。”
_
豫津也认识苏先生。萧景琰略略垂眼想到,果然江左盟入京轰动了整个CCG.

不过言豫津与苏哲的相识并非如他所想。当年言豫津被派往廊州替言阙检查当地CCG分部是否有走私库因克行为时不慎与双刹帮喰种正面相逢,(当然检查只是做个样子)被一年轻喰种困在废巷子里了。刚毕业不久的言豫津还没有被分发武器,随行几个下属也都忙着从分部捞点好处上来,没人有空管他。

双刹帮盟主因某种原因被挖掉了两个赫包,正在修养。当下这个鲁莽的冒失鬼是他们盟主的幼子,撑死a级的羽赫喰种。

“小搜查官,你死了廊州CCG...

 

天作两爿① (东京喰种世界观)

金陵的雨天远没有它的晴天来的有教养。

它不懂事,像一个又蠢又好卖弄的顽童一样去把大人试图掩埋的秘密都翻腾出来。它扯掉这座城虚荣的外衣,把那些血淋淋破旧腐败的东西一件件掏出来卖弄。鲜血汇成蜿蜒的河,碎尸上的蝇蛆享受盛宴。人命在雨夜里犹如草芥,草芥!?草芥还有根须,人又有什么!CCG的搜查官(白鸠)在喰种肆虐的雨夜中显得软弱不堪。不怪他们,只怪雨这没教养的小混蛋。

晴天显得有教养多了,它含蓄委婉,只把好的光明的呈献给众人。它让人类相信,人是可以完胜喰种的,死神的镰刀只听命于人类。CCG最喜欢找最晴最晴的天公开处死喰种(有时是亲喰人士,无所谓啦。)用他们自己的赫子杀死他们,听着就让人高兴,周围看...